政治热点:工作之余有没有做过“零工”?进入阅读模式

9月16日下午5点,张师傅下班了。坐在自己的车里,他打开了一个网络汽车软件,他从一个企业员工变成了一个网络汽车司机。“每天下班后,早点回家也是闲着。不如开个网上的车,赚点油钱。”张师傅告诉记者。

晚上8点左右,张师傅下班回家。“我只是把它当成副业。如果有一天我觉得累了,我会下班后直接回家。”时间很灵活,不会耽误他的工作。张师傅很喜欢在网上开车,每个月也能增加一些收入。

如今,越来越多像张师傅这样的上班族开始打零工,甚至有很多人开始全职打零工。在线汽车司机,外卖骑手,司机…灵活的员工越来越多,“零工经济”悄然兴起。

从零工到零工经济

说起打零工,60多岁的老李突然想起了父亲。“我父亲有一份正式的工作,但下班后,他总会去一些工厂和商店做一些体力活,赚点外快养家。”老李有四个兄弟姐妹。在那个年代,我父亲养家不容易。

有些老人应该知道老李的经历,尤其是五六十年代出生的老人。即使他们没有亲身经历过,他们的许多亲戚朋友也有过类似的经历。

20世纪70年代末,随着改革开放,东南沿海地区的乡镇企业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但缺乏技术和设备。

因此,政府和企业从上海、南京、苏州等城市的当地退休技术工人或工厂和科研机构聘请工程师,解决技术问题,提高产品质量。这些人被称为“周日工程师”。“他们通常在各自的岗位上工作,利用周末在乡镇企业兼职,帮助他们克服困难。”北京大学研究员金哥说。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零工越来越普遍。“虽然一些企业或工厂的用工需求很大,但由于信息技术不发达,无法及时匹配。”葛说。

这种供需不匹配的情况,由于互联网的诞生和发展,逐渐被打破,开始发展成为“零就业经济”。

“零工经济”是指不同于传统的“朝九晚五”,利用互联网和移动技术快速匹配供需双方的一种短而灵活的工作形式。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社会学系副教授严飞指出,“零工经济”最重要的特征是对互联网技术的依赖,其工作内容得到了极大的拓展,既包括外卖、快递等体力劳动,也包括通过线上平台进行远程业务和投递,如在线法律金融咨询、创意和多媒体服务、在线营销支持、软件技术开发、写作翻译等专业服务。

去年底,清华大学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发布的《互联网时代零工经济的发展现状、社会影响及政策建议》显示,零工经济正成为推动“新就业形态”的重要力量和推动国民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增长点。2019年,中国“零工经济”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为10.43%。预计到2035年,这一比例将提高到13.26%,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82%。

“零工经济”的新模式正在席卷全球。数据显示,在美国和欧洲,10%至15%的劳动年龄人口以打零工为生,10%至15%的人在主业之外以打零工为副业,实际参与人数超过1.6亿。

“一个爱好也能带来很多好处”

传统上,“零工”是基于“企业-员工”模式,企业提供工作,个人申请工作。毕竟个人还是企业的一部分。“零工经济”改变了这种模式,将其转变为“平台-个人”模式,平台提供人的需求,个人做出选择。这是对传统模式的升级,在平台上发布需求的不仅是企业,还有个人。

以网络汽车为例。个人需要用车,在网约车平台发布用车需求,网约车司机抓取订单满足客户用车需求。顾客支付的车费可以视为报酬。快递员、外卖骑手、司机等。都采用这种新模式。

“平台成为‘零工经济’中劳动力供需双方对接的媒介,实现了供需的快速匹配。”西北政法大学商学院副教授张认为,这是大量具备供给能力、工作时间和技能的劳动者更愿意打零工的重要原因。

小杨是一名程序员,热爱摄影,业余时间经常拿着相机四处拍照。拍好看的照片,小杨会上传到一些商业照片网站。每下载一张图片,他就能得到相应的份额,每个月拍照就能赚几百块。

不仅如此,随着技术的提高,小杨也出名了。他还会在一些商业拍摄活动中被聘为专职摄影师,每次的报酬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真没想到,一个爱好还能给我带来很多好处!”小杨笑着说道。

这就是“零工经济”的魅力。工资实时结算,严格遵循多劳多得的原则。比如小杨,他的照片下载次数越多,收入越高;他参加商业拍摄活动的时间越长,拍的电影就越多,付给他的费用也就越高。”现在许多年轻人靠打零工挣得比他们的工作还多。”金哥说。

时间相对自由、地点不固定、内容自主确定也是“零工经济”的特征。另一个特点是与众不同的互联网特点——客户评价。那些有更多高质量评价的“零工经济”从业者可以获得更多的机会和更高的收入。

基于此,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零工经济”大军。几年前,火热的“斜杠青年”是“零工经济”的前奏。年轻人不再满足于只有一份工作和一个身份。一些有余力和时间的年轻人会根据自己的能力和兴趣尝试更多的职业。

严飞表示,“零工经济”作为一种新的经济模式,突破了传统经济模式在时间和空间上的局限,降低了市场信息传递成本,为更多劳动者提供了就业机会,为经济社会有序运行提供了有力支撑。

加强对从业人员的各种保障。

小王是插画师,自由职业者,采用订单式合作模式。“如果这期间有灵感,我会接更多的订单。如果感觉累了,接触的人会少一些,主要看心情。”小王说。

弹性工作时间让小王身心愉悦,但同时他也面临着一些问题,其中最大的就是社保问题。

随着“零工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很多人可能会选择放弃自己的主要职业,开始全职打零工。这种现象在网上租车、外卖、直播等行业越来越普遍,未来其他自由职业者会有更多的全职零工。如何保障职工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和劳动权益,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的数据,我国约有2亿灵活就业人员,其中相当一部分是“零工”员工。据相关机构预测,到2036年,“零工经济”从业人员将达到4亿人。

去年以来,外卖骑手因工作强度大、安全等级低而备受社会关注。不少人开始反思,呼吁加强对包括“零工经济”在内的新行业从业人员的劳动权益保护。

为此,今年7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8部门印发《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明确督促企业依法参加社会保险。企业应当引导和支持不完全符合建立劳动关系情形的新就业形式劳动者根据自身条件参加相应的社会保险”;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等七部门发布《关于落实网络餐饮平台责任切实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督促平台为已建立劳动关系的外卖送餐员参加社会保险,支持其他外卖送餐员参加社会保险。

“如果这些‘零工’员工不纳入社保体系,会加剧人口老龄化的相关风险。”金哥表示,只有参与社保,才能有效缓解新业务从业者的后顾之忧,有望优化整个社会的消费结构和人口结构。

平台和企业的监管也要到位,防止出现“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情况。对此,张建议,相关部门要通过定期或不定期的抽查加大对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改善“零就业经济”平台和企业的就业环境,切实保障员工合法权益。

此外,不少专家建议,要加快商业保险特别是商业养老保险的建设。今年5月,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通知,启动专属商业养老保险试点,从6月1日起,专属商业养老保险试点在浙江、重庆启动。据了解,专属商业养老保险在缴费和福利方面将更加灵活,更符合灵活就业人员的实际情况,将为“零就业经济”中的从业人员提供更多选择。

原标题:你下班后有没有打过“零工”?

来源:http://society . people . com . cn/N1/2021/1018/C1008-32256165 . 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