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热点:科技报国,百姓进入阅读模式

谈到未来的计划,82岁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赵淳生说:“国家培养了我。现在我老了,我们要抓紧时间,尽可能多地做。”

像赵淳生一样,科技工作者朴素而深刻的情感是支撑他们进步的力量。

志在报效祖国。

赵淳生是中国超声电机领域的奠基人。上世纪90年代,他放弃了海外科研机构的优厚待遇,回到了祖国。

“我出去学习,也就是学习技能,报效祖国。”赵淳生说。当时超声波电机在国内还是一个全新的话题,没有启动资金。他从部门借了15,000元。他带着简单的设备和几个学生,一头扎进实验室,日夜进行科研。

1995年12月17日,赵淳生团队研制出国内第一台实用的超声波电机。后来他带领团队研发了60多种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超声波电机及其驱动器,在嫦娥三号和嫦娥四号上派上了用场。

1983年,后来成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武汉大学教授的李德仁赴德国斯图加特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他经常先到实验室,直到深夜才离开。

李德仁首创了误差可分辨性理论,解决了测量中的一个老大难问题,提出了“权值选择迭代法”。他以多项创新成果引领中国测绘学科发展,逐渐成长为国内外著名的摄影测量与遥感科学家。

成果惠及民生

马伟从事结核病控制工作66年。北京胸科医院结核科主任医师,白发苍苍,听力下降,依然精神矍铄。每周四早上,她准时出现在结核病门诊。

“最有效的处方是真诚的责任和对患者的关怀。”马伟说。当她遇到一个一时拿不出医药费的病人,她会自己承担。听诊前,她用手暖暖听诊器。

马伟抽不出时间,几乎每天都要查阅国内外文献,了解前沿科研信息。有人问她:“快90岁了。为什么不享受生活呢?”她说:“医疗无止境,只有不断学习,才能更好地为患者服务”。

2020年6月,新冠肺炎疫情在北京新发地市场爆发。为控制疫情,尽快查明源头尤为重要。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首席流行病学专家吴尊友深入一线,面对面询问了8例发病日期最早的病例。夏天,他穿着防护服工作,浑身是汗。

根据调查数据和流行病学分布特征,吴尊友判断疫情可能由受污染的进口海产品引起,经接触传播后传播。这一判断为我国的对外反进口政策提供了科学依据。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沙国和经过60多年的科学研究,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设计建造了中国第一个化学激波管,研制了中国第一台化学激光器,在国际实验中首次观测到量子干涉效应…多年来,他热情地投身于科普事业。

沙果河把创新造福于民的理念,持续培养年轻人的好奇心。在大连市沙河口区中小学生科技中心,他建立了国内第一个青少年科普院士工作站。周二、周四上午,他为孩子们演示设计实验,搭建了几十个科普实验装置。

勇担创新使命

冯曾任中国兵器工业集团首席专家。为适应我军轮式武器装备现代化的需要,作为总设计师,他带领科研团队,成功研制出新型战车,填补了国内空白,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本世纪初,冯和他的团队对某坦克进行了性能扩展和技术研究,并将装备有中国液压传动技术的动力舱应用到坦克上。自主研发的动力舱集模块化和信息化于一体,使中国坦克的军事实力跻身世界一流水平。

为了加快科技创新,许多科技工作者都像冯一样努力工作。中国船舶集团第708研究所首席专家毛宪群从小就梦想着强军强国。在I型综合登陆舰的研制过程中,缺乏有用的信息,技术风险高。作为这艘船的副总设计师,为了获得第一手资料,毛显群和同事们做了大量的调查研究,最终确定了这艘船的初步方案。

某型国舰是我国海军研制的具有大规模、远距离、立体投送能力的新型舰艇。作为这艘军舰的总设计师,毛宪群带领团队解决了多项技术难题,始终奋战在研发的最前沿。

重庆交通大学易志坚教授是力学专家。2008年,在发现土壤颗粒间普遍存在的粘结约束现象后,他突然得到了一个灵感:沙子不能通过机械约束改变其离散状态,变成干时为固体,湿时为流变的“土壤”吗?

我国沙化土地面积较大,其中1%将进行改造,新增土地利用将相当可观。易志坚暂停手头的工作,自己出资研究。2016年,他去沙漠进行“土壤改变”实验。2017年3月,易志坚在体检时被发现患有严重疾病,但他仍坚持去沙漠进行实地检测。

在不同的沙漠或沙地,易志坚和他的团队进行了10多次实验示范研究。“沙漠土壤”的概念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

坚持科研初衷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员庄,70多岁。1978年,她考入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生,一生致力于一件事——研究真菌。

据保守估计,人类发现和描述的真菌种类只有15万种左右,尚待了解的真菌种类超过200万种。面对未知的研究领域,没有人知道有没有收获。在研究真菌40多年后,她取得了一系列成就。

70多岁的庄有着微微弯曲的脊背。目前她很少去实地考察,但还是每天出现在实验室,带着真菌标本、放大镜、显微镜和她的学生,试图拓宽真菌学的认知边界。

福建宁德几乎没有不知道刘家富的渔民。宁德市水产技术推广站原站长,花了30多年时间研究大黄鱼,丰富了当地群众。

1985年,刘家富和他的团队开始了大黄鱼人工养殖的初步试验,1990年实现了100万头大黄鱼的全人工批量养殖。然而,由于人工养殖的大黄鱼生长缓慢,他和他的团队在研究中遇到了瓶颈。

刘家富回忆说,1995年,这项研究迎来了一个转折点。研究团队不仅解决了大黄鱼生长缓慢的问题,还建立了一套完整的大黄鱼网箱池塘养殖技术路线,并指导养殖户尝试养殖,获得了良好的收成。

原标题:科技报国报人——走近2021年“最美科技工作者”

来源:http://politics . people . com . cn/N1/2021/1105/C1001-32274106 . 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