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热点:守护风景,收获生活,进入阅读模式

核心阅读

废弃的矿山变成了旅游景点,古老的村庄恢复了昔日的风光,在森林深处修建了健康的小径…近年来,许多地方积极探索创新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生态旅游也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从飞机舷窗往外看,只能看到连绵起伏的雪山和覆盖着雾凇的树木,蜿蜒的额尔齐斯河流过——这里是新疆阿勒泰地区富蕴县可可托海镇。

“欢迎来到可可托海。”可可托海国家矿山公园景区经理谭胜利为客座讲师。曾经的老矿区变成了景区,矿区的人吃了一顿旅游饭,让谭胜利精力充沛。

近年来,潮州、广东、洪雅、四川等地积极探索,根据自身情况寻找独特优势,开辟生态旅游新天地。

新疆可可托海-

矿山变绿景区

可可托海是20世纪30年代依托可可托海稀有金属矿逐渐发展起来的矿业小镇。其中,3号矿脉的矿产资源最为丰富。然而,另一方面,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大规模露天开采,它也从一座高出地表200多米的山变成了一座250米深的矿山。

2013年,富蕴县可可托海矿区被列入全国第一批独立工矿区改造搬迁试点地区。同年,当地生态修复正式拉开帷幕。

近年来,工矿区防洪环保整治、三号矿脉周边地质环境、泥石流治理、植被恢复等生态治理工程相继完成。截至目前,已种植各类树木10多万株,新增绿化面积150多万平方米,裸露的山体再次披上绿衣。

另一方面,三号矿和地质展览馆保护得当;废弃多年的阿依果孜矿,恢复后也作为景区重新开放。废弃的旧厂房被改造成了第三文化旅游学院…可可托海逐渐把老矿区变成了新的旅游名片。“在今天的可可托海,道路笔直,树木成排。”谭胜利说:“旅游业的发展让可可托海人的钱袋鼓了起来。旅游旺季,一个家庭三个月就能赚2到3万元!”

广东潮州石峰村-

碾谷村环新岩

一排灯笼高高挂在门口,带有潮州特色的蓝灰色屋檐古色古香。我一抬头,映入眼帘的是“迎宾客栈”几个字——谁能想到,眼前这个环境古朴典雅的民宿客栈,竟然是由一栋腐朽已久的百年古宅改造而成的?

这家客栈位于广东省潮州市潮安区桂湖镇石峰村。石峰村建于明代,依山傍水,古韵十足。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有着百年底蕴的古村落逐渐破败,甚至一度成为贫困村。

石峰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李同伟告诉记者,近年来,为“振兴”石峰村,村里做了很多努力——从持续开展“三清”等行动,到全面治理农村公路“脏、乱、差、堵”问题,再到大力发展生态农业、自然景观旅游和特色淡水鱼养殖产业…如今石峰村已经成为

“每当太阳落山,湖上成群的白鹭就会当啷一声飞来,景色美不胜收!”李同伟说,其实2018年之前,只是村里的一个大鱼塘,泥巴很多,脏乱差。“我们整治了鱼塘周围的环境,种植了树木,然后净化了水体,形成了面积约105亩的美丽湖景。”

整治后,“青山绿水飞白鹭”的景色格外迷人,因此得名“白鹭湖”。白鹭湖整治是石峰村生态环境持续改善的缩影。据介绍,石峰村通过环境卫生整治专项行动,对村内主要村道和公共区域进行了全面清理;同时,按照“控新、管旧”的原则,对村庄立面的风格进行规划、设计和推广。

“村子很美,我们的收入很高,我们充满了幸福。”石峰村村民李忠宇说。

四川洪雅-

在森林里享受健康。

走在碎石覆盖的林间小道上,来自成都的杨凡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空气真甜,闻起来像灰尘。”她不禁叹了口气。

走进位于四川省眉山市洪雅县的玉屏山森林健康基地,杨凡对森林健康有了新的认识。与一般的休闲旅游和疗养不同,森林保健强调森林中更好的健康管理。这次来到玉屏山,她在森林里走了两公里多,“感觉很舒服”。

玉屏山旅游资源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吴守松常年行走在森林游乐基地,对当地的游乐行业非常了解。他告诉记者,依托洪雅国有林场,玉屏山发展森林健康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森林面积达3.5万亩,负氧离子平均浓度达到国家一级标准。

洪雅县商务和产业发展局局长杨告诉记者,过去洪雅县瓦屋山和玉屏山都有过森林采伐的案例。然而,自1998年以来,四川省禁止在瓦屋山、玉屏山等林区采伐天然林。与此同时,一些污染环境的矿山被关闭。杨介绍,近年来,洪雅县关停了瓦屋山自然保护区的水电站和矿山,玉屏山地区的森林植被逐步恢复。

2014年,为更好地实现生态产品价值,洪雅县开始发展森林健康旅游。“我们因地制宜建设了一批森林复建基地,既保护了环境,又实现了林区变景区、资源变资产。”杨琴说。

原标题:保护风景收获美好生活(美丽中国)

来源:http://env.people.com.cn/n1/2021/1117/c1010-322843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