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热点:电价改革“满月”有哪些新变化?进入阅读模式

前不久,国内煤电供需持续紧张,部分地区出现“限电限产”现象。为缓解燃煤发电供需紧张局面,10月12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电价改革迈出了一大步。

目前,《通知》发布已有一个月。全国各地的电价有哪些新变化?供电紧张是否得到有效缓解?我们的记者进行了采访。

如何改革?

——有序发布全部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和工商业用户电价。

“市场煤、计划电”长期困扰着煤电行业,尤其是煤价上涨明显时,矛盾更加突出。

2019年,国家发展改革委(NDRC)发布《关于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形成机制改革的意见》,将实施多年的燃煤发电上网基准电价机制,改为“基准电价加浮动”的市场化电价机制。通过参与电力市场交易,各地燃煤发电将由市场定价。“实行‘基准价+波动’的市场化电价机制,有效推动了电力市场化进程。2020年,70%以上的燃煤发电将通过市场交易形成上网电价。”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司长万劲松说。

但随着全球能源行业的新变化,今年国内煤电供需出现波动。根据国家统计局9月发布的能源生产情况,9月24日,秦皇岛港5500千卡、5000千卡、4500千卡动力煤综合交易价格分别为每吨1079元、980元、857元,分别比8月27日上涨194182元、151元。随着煤炭价格上涨,发电企业燃煤成本上升,电力供应处于紧张状态。在此背景下,国家发改委发布《通知》,提出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改革,建立可涨可跌的市场化电价机制。

本轮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的重点是什么?

万劲松介绍,此次改革聚焦两个“有序放开”。发电方面,有序发布全部燃煤发电上网电价。“此次改革肯定会将剩余30%的燃煤发电推向电力市场,进一步带动其他类型发电进入市场,为发电侧全面放开上网电价奠定坚实基础。”用电方面,有序发布工商用户电价。此前,约44%的工商业用电量通过参与市场形成了电价。本次改革明确提出有序推进工商用户进入电力市场,按市场价格购电,取消工商目录销售价格。尚未进入市场的工商用户中,10 kV及以上的工商用户用电量大,市场条件好,均已进入市场;其他工商用户也要尽快进入。届时,目录销售价格只会保留居民和农业的品类,基本实现“一切听之任之”的目标。

从成交价格来看,是一大步。燃煤发电市场交易价格浮动幅度由目前的“原则上上浮不超过10%,下浮不超过15%”扩大到“原则上上浮下浮不超过20%”。

它是如何工作的?

——大部分省份将上调燃煤发电上网电价,缓解发电企业经营压力,引导用电企业低碳转型。

《通知》发布一个月后,各地电价改革效果如何?

记者了解到,目前已有20多个省份按照《通知》要求调整了地方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机制,部分地区在本轮电价改革后组织了电力交易。

改革启动仅3天,山东省就于10月15日完成了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后的首次交易,交易电量达到110.7亿kWh,平均交易价格较基准电价上涨19.8%。

江苏省也于10月15日首次完成挂牌交易,10月25日组织第二次电力交易,成交额108.69亿千瓦时,成交价达到基准电价20%的上限。

记者发现,大部分调整电价的省份都上涨了。

国家电网安徽省电力有限公司2021年11月上市交易结果公告显示,公司代理购电交易总电量为2127465兆瓦时,电价为461.28元/兆瓦时。按照安徽省燃煤基准价格384.4元/兆瓦时计算,电价顶涨20%。

燃煤发电上网电价的上涨,激发了电厂的积极性。

“前段时间煤价比较高,企业处于亏损发电状态,发电积极性自然低。”山东省某燃煤发电企业负责人表示,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后,当地燃煤发电交易价格较之前有所上涨,可有效缓解发电企业经营压力。

那么,作为买家,电力公司如何看待这次电价改革呢?

大部分电力公司表示愿意承担相应的费用。江苏张家港某电子产品制造企业负责人周先生告诉记者,此前限电限产导致订单延迟交付,造成了很大损失。“这次改革提高了燃煤发电上网电价,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企业的生产成本,但我们更注重按期完成订单,提高电价是可以接受的。”

提高燃煤发电上网电价也释放了非高峰用电信号。上海某工程承包公司预算员南林告诉记者,目前电价波动还没有明显感觉到,电力供应处于相对稳定状态。“上海采用峰谷电价机制。在电价改革的情况下,由于考虑施工成本,未来在项目前期和工期不太紧的阶段,我们会考虑避开用电高峰,选择夜间施工,降低用电成本。”

记者注意到,《通知》提出扩大燃煤发电市场交易价格浮动范围,但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价格不受20%浮动限制。“高耗能行业无序发展,会增加电力供应和安全压力,不利于绿色低碳转型发展。”万劲松表示,这一规定有利于引导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价格更多上涨,能够更充分地传导发电成本上涨的压力,抑制不合理用电,改善电力供需。同时,有利于推动高耗能企业加大技术改造投入,提高能源利用效率,促进产业结构转型升级。

有什么意义?

——短期内,确保电力安全稳定供应;从长远来看,将促进电力行业的高质量发展。

电价改革是缓解当前煤电供需紧张的重要一步。在推进电价改革的同时,煤炭供应保障与稳定煤价的“组合拳”,为电力安全稳定供应提供了坚实保障。

国家能源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保障供应方面,神东上湾煤矿日均可生产煤炭4万吨,发电量约1.3亿千瓦时。10月份,集团煤炭产量5064万吨,同比增长9.1%。中国华电生产技术部主任郭告诉记者,截至目前,中国华东燃煤发电机组发电量增长16.5%,高于所有企业和全国水平。

国家发改委发布的数据显示,随着全国煤炭产量的持续增长和电煤装车量的快速增加,11月以来,电厂供煤一直大于耗煤,日库存增加160万吨。11月10日,我国电厂煤炭供应量再次突破800万吨,达到814.3万吨。煤炭供应超过煤炭消耗200多万吨,电厂存煤达到1.23亿吨,可用天数超过21天,进一步提高了煤炭对发电和供热的支撑能力。

煤炭价格正在稳定。近日,在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召开的会议上,10余家主要煤炭企业表示愿意将主产区5500千卡热煤坑价格降至每吨1000元以下。国家发改委表示,从市场监测情况来看,10月底以来,全国坑洞、港口煤炭价格大幅下降。

同步采取措施,确保供电取得阶段性成果。国家电网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国家电网经营区域电力供需形势已恢复正常,动力煤供应明显增加。公司经营区域电煤库存上升至9932万吨,电煤可用天数上升至20天。截至11月6日,全网有序用电规模接近于零,除部分省份和局部时段对高耗能、高污染企业采取有序用电措施外。

短期来看,电价改革与其他行政和市场手段一起,为电力安全稳定供应提供了有效保障。从长远来看,电价改革有哪些现实意义?

工业证券经济金融研究所煤炭行业负责人王琨表示,中国正在向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和碳中和迈进,电价也应该在低碳转型的目标下得到体现。“随着我国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配套的新型供电体系和电价体系需要同步推进。”

万劲松认为,从长远来看,此次改革将加快电力中长期交易、现货市场和辅助服务市场的建设和发展,促进电力行业高质量发展。同时,本轮电力改革将支持新电力体系建设,服务能源绿色低碳转型,对加快发电利用计划改革、售电侧制度改革等其他电力体制改革起到重要作用。

原标题:电价改革的“满月”,有哪些新变化?

来源:http://finance . people . com . cn/N1/2021/1117/C1004-32284263 . 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