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热点:合力打通快递进村“最后一公里”,进入阅读模式。

据国家邮政局统计,2020年,乡镇快递覆盖率将达到98%,快递下乡正加速成为常态。但有读者来信反映,快递到乡镇很顺利,但到村却遇到了阻碍。由于村里没有快递员,也没有快递站,快递包裹往往停在镇村,快递进村的“最后一公里”需要打通。

村里没有快递站,留守老人和孩子很难收拾残局。

网购已经成为城乡居民的日常生活。来自河南省西华县的读者彭在信中说,西华县有10多家快递公司,所有快递站点遍布全县大街小巷。只需一个电话,快递员就可以上门送快递。“但快递只能送到乡镇,却不能进村。我们周围有20多个村小组,只有一两个村有快递点。很多快递包裹需要村民到乡镇去取,一次取一个包裹非常麻烦。”

来自福建省宁德市的读者吴先生在信中说,他常年在外打工,有时会在网上给家里的老人和孩子买一些生活用品。但是村里没有收发快递的服务站。“我们村到镇上还有一段距离,老人孩子来回走一个多小时才能拿到包裹,非常辛苦”。

来自辽宁庄河市的读者居女士也提到,由于村里没有快递站,家里给老人买的东西往往不能及时送达。“老年人腿脚不方便,不知道怎么收拾残局。快递很难拿到,让邻居帮他们收拾残局也不是长久之计。而且农忙季节,村民根本抽不出时间去镇上取包裹。镇上的快递代收点物流量很大,如果包裹存放时间长,很容易丢失”。

除了快递点不能覆盖农村,农村快递行业发展水平相对落后,员工服务和包裹运输标准还有很大提升空间。这些问题在购物需求旺盛的时候变得更加突出,比如春节。甘肃省陇南市读者杨先生提到,由于缺乏统一管理,从镇到村的物流经常装载农药、化肥等包裹,包裹被压碎、破碎甚至丢失的情况屡见不鲜。

快递入不敷出,导致“二次收费”现象普遍

为了满足快递进村的需求,一些村庄出现了代收点,为村民从乡镇接包裹,但村民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目前,农村快递站点普遍存在“二次收费”的情况。

来自甘肃省康县的读者李女士说:“我们村离镇上40多公里,不能快递,只能去镇上取包裹。一些经常往返于乡镇之间的司机会帮忙取快递,但每件要收5到10元。一些司机还把包裹捡起来,存放在村里的小商店里,这些商店也收取保管费。就这样,价格一层一层的上涨,有时候一个快递员的物流成本比花在购物上的钱还多。”

湖南省平江县读者吴在信中提到,近两年来,随着包裹数量的增加,村里设立了代收点,但一般都需要缴费。有一次,当他得知快递员已经送到镇上时,他赶到快递站去取。没想到,工作人员告诉他,他要在村里的收款点交钱。“我已经到了快递站,还得去村里取包裹。他们只是想赚取这笔费用。这不是强制收费吗?”吴对说道。

南京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徐志刚表示,农村村民居住分散、物流成本高是快递“二次收费”的主要原因。此外,农村居民消费模式相对滞后,电商购物需求低,物流以单向配送物流为主,缺乏收货物流,农村物流量小,快递公司很难盈利甚至亏损。

一家快递公司的业务经理告诉记者,他所在的乡镇快递站连公司规定的20%的投递率都完成不了。另外,送货费低,送外卖到村里不划算。所以只要送到农村,快递站通知收件人自己去取。“事实上,这里的农村生产葡萄、蔬菜等优质农产品,但大多数农民不擅长通过快递出口农产品。如果村民可以通过快递物流运输农产品,对村民和快递公司来说将是一个双赢的局面。”业务经理说。

快递进不去,农产品出不去,物流成为农村经济发展的阻碍。有读者提到,以前村里配合客运班车运输农产品。由于班车数量有限,农产品无法及时送达,鲜活农产品面临变质风险。“如果能和快递公司合作,这些问题就很容易解决”。

客货一体化发展,电商进农村,携手打通“最后一公里”

农村寄递物流是农产品进城、消费品进村的重要渠道之一。对于满足农民生产生活需求,释放农村消费潜力,促进乡村振兴具有重要意义。近年来,农村快递物流体系建设取得较大进展,快递“下乡”“进村”步伐加快。

2021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推进农村寄递物流体系建设的意见》,明确提出到2025年,基本形成开放惠民、集约共享、安全高效、双向畅通的农村寄递物流体系,实现乡镇有网点、村村有服务, 农产品可以外运,消费品可以进口,农村寄递物流的供给能力和服务质量将显著提升,惠及百姓的寄递服务基本覆盖。

2020年,国家邮政局发布《快递进村三年行动计划(2020-2022年)》,将农村物流体系建设作为战略部署重点,鼓励通过邮政快递合作、快件合作、驻村开店、快件合作、快件业务合作等多种方式推进。

为了解决快递进村的问题,很多地方都进行了探索和尝试。有的地方依托客运线路、邮政直营、快递网点等多渠道,将客运、邮政、快递一体化,共享优势,探索农村交通运输服务发展新模式。

西南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教授谢德蒂表示,农村物流问题正在逐步得到解决。比如利用村集体服务中心、小店等长期经营的店铺就可以解决快递问题。利用公交客运系统,或者物流公司与邮政线路的合作,可以充分发挥现有优势,降低投递成本,促进农村客、货运、邮政的深度融合发展。“农产品流通所需的道路、冷链设备、仓库、批发市场等基础设施,也可以在此基础上分步规划”。

有读者来信呼吁广泛宣传推广“快递进村”,让更多农民了解和使用快递。只有当货物和物品的供应增加时,快递业务才能在广大农村地区活跃起来。徐志刚建议,要“两条腿走路”加快农村寄递物流建设:一是整合县乡物流线路,在县域内组建专业物流公司,承接其他物流公司到县域的物资寄递,利用规模经济降低单位产品物流成本;二是推动农村电商进一步发展,利用电商平台打通农产品销售渠道,通过农村双向物流扩大市场容量,进一步推动快递下沉农村。

四川省仪陇县花江农村社区地处山区丘陵地带,远离中心城镇。当地驻村干部表示,农村物流发展受制于地理、交通等客观限制,但通过物流与农村电商的融合发展,下游消费和上游销售可以共同带动农村物流发展。

2020年以来,花江农村社区充分利用电商平台优势。他们不再是传统市场卖不出去的农产品,而是找到了合适的销售渠道,销往全国各地。村里已经建立了一个电子商务服务站。村民将自己的农产品送到指定点的服务站,服务站统一收集后送到乡镇配送中心。服务站建在村里的一家小店里。这家小店非常了解当地的情况。同时,人流也能给小店带来人气,降低小店的服务成本。这一运营渠道加快了乡镇之间的货物流通,使快递进一步向乡村下沉,农村物流与电商协同发展效果显著。农产品需求上行成为打通快递进村“最后一公里”的关键点。

原标题:合力打通快递进村“最后一公里”(金台视线)

来源:http://society . people . com . cn/N1/2021/1122/C1008-32287941 . 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