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热点:关注群众利益案件,进入阅读模式。

2021年元旦假期,很多人对新的一年充满期待和期待,但湖北省人民检察院原第八检察部主任、三级高级检察官王朝阳的人生却进入了倒计时。

1月1日18: 20,我们在工作小组讨论诉讼线索;8: 58,回答同事提问;2日10时,拨打助理电话沟通执法数据;当天下午,王朝阳突发心脏病去世,他永远地离开了自己心爱的公益诉讼检察工作。他只有49岁。

12月2日,在武汉市追授王朝阳同志荣誉称号命名表彰大会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最高人民检察院追授王朝阳“全国模范检察官”称号,中共湖北省委追授王朝阳“湖北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只要看到一点线索,就不会放弃”

翻开王朝阳的笔记本,工作安排写得密密麻麻;桌子上总是有一张地图。每年跑遍湖北15个市县,是他生前给自己定下的目标。

“有一个废水通道的案例,污染很严重。我得去看看。”抓起笔记本电脑和两件换洗衣服,他说着,把它们塞进了黑色的旧背包里。

赶火车,坐公交车,到当地8个小时。现场触目惊心:卫生纸、菜叶、矿泉水瓶、各种生活垃圾在这条2公里长、2米深的运河里,严重影响了人居环境。

人群中,一位老人抓住王朝阳,指着他身后的小楼说:“夏天的时候,运河里的污水经常会渗进我家。水很深,有些人绊倒了,但没人在乎。”

收到诉前检察建议后,各地机关相互推诿,局面陷入僵局。为推进整改,王朝阳多次到现场指导当地检察机关确定监督对象,补充固定关键证据。

2020年12月,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支持了检察机关的全部诉讼请求。结果,王朝阳长舒了一口气。为了这一天,他跑了两年多。

“我想请他回来看看,他应该高兴才对!”站在干净整洁的运河边,十堰市人民检察院第六检察部主任李春波湿了眼眶。

“只要是涉及群众利益的案件,他一定会盯紧。”李春波说:“他总是想着自己的工作,只要看到线索就不会放弃。”

去年,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网站公布的一份抽检报告显示,武汉某超市蔬菜农药残留超标。

因为网上的这条线索,他联系了武汉市、区检察院的公益诉讼部门,层层追根溯源,拨开真相。“蔬菜销售系统复杂,很可能存在多手配送问题,需要全程跟踪。”王朝阳说。

他告诉办案检察官朱彪,虽然行政机关已经介入办案,但检察机关要跟进调查,及时监督,为人民守好监督之门。

“骨头越硬,你就越需要咀嚼。”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陷入僵局。当大多数人被隔离在家里时,王朝阳已经率先重返工作岗位。

他迅速带领干警前往指定企业、医院、收容所进行医疗废物处理,并实地查看了新冠肺炎医疗废物的收集、转运、处置情况,防止医疗废物处理不当造成环境污染或疫情传播。

“这条线索太狡猾了,算了吧。”一些人建议王朝阳不要惹麻烦。

“骨头越难啃,你就越要啃。”他态度坚定。

在现场,王朝阳总是提醒同事穿好防护服,站远点,但他却主动打开医疗废物垃圾桶查看包装标签,前往焚烧医疗废物的车间进行检查。

他常说,公益诉讼检察工作往往涉及食品药品、环境保护、安全生产、互联网等领域。这是法律赋予检察机关的全新职能,需要检察人员不断学习、实践、拓宽思路,不能投机取巧。

“少坐凳子,勤动脑,多走几步”是王朝阳的口头禅。一个月内往返相关部门16次;为了解决长江工业废渣非法堆放问题,他一天跑遍武汉三个镇150多公里。

拥有多年反腐经验的王朝阳眼光敏锐。他抓住公益保护的核心,聚焦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督促相关行政机关履职尽责。

2018年4月,在王朝阳的建议下,湖北省检察院启动了“长江流域生态保护公益诉讼专项行动”。专项行动中,湖北省宜昌市葛洲坝人民检察院得到线索。长江宜昌段码头大量船舶仅使用临时作业设施处理船舶污染物,环境污染风险较高。

污染物应该交给谁?谁负责?转运车辆、船舶是否存在乱定价现象?在宜昌,王朝阳当场抛出了几个问题。“他前后实地考察了6个码头,登船考察40次,带我们走访了30多个相关职能部门…他总是冲到前面。”格巴人民检察院检察员李岚回忆说。

专项行动开展以来,湖北省检察机关共提出检察建议4202件,提起公诉361件,督促治理污染水域8.78万亩,清理河道244.3公里,恢复林地3384.3亩。

“他向上善良的精神从未改变。”

“汉江被人工放入了大量的捕鱼笼!”一天晚上,王朝阳接到线索后,立即将其交办给湖北省老河口市人民检察院。

不久后,老河口市开展了“清江行动”,销毁渔网2000余张,收缴电鱼诱捕器5个。该案成为我国检察机关提起的首例“长江十年禁渔”行政公益诉讼案件。本案的办理得益于王朝阳的“湖北公益诉讼智能辅助办案系统”。

处理线索是公益诉讼起诉的重中之重。王朝阳将多年的诉讼经验转化为计算机语言,帮助基层民警找到案件源头。

这个由王朝阳牵头的智能辅助办案系统,可以实现实时在线指挥调度;重点监测饮用水源、自然保护区、排污公司等。在管辖范围内;通过大数据抓取网络舆情,自动推送线索…上线一个月后,共收集案件27万余件,自动推荐线索1200余条。

2020年10月,王朝阳因心脏不适入院。心脏造影后,医生要求他住院两周。虽然他在医院,但他有一个又一个病例,电话一次又一次地响起。他说:“我还是回去工作吧。”

他坚持要出院。没有一天的休息,我全身心投入到紧张忙碌的工作中。

王朝阳去世前两个月,他去最高人民检察院演示办案系统的功能。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八检察院二级高级检察官邱景辉感慨地说,“只有掌握公益诉讼检察业务,真正了解办案实际需求,才能设计出这么聪明能干的办案系统。”

去世前一周,王朝阳还在指导湖北黄石两级检察院干警处理木材加工厂噪声污染案件,与技术人员沟通舆论宣传。他多次建议,这个自己倾注了大量心血的办案系统,可以由国家检察机关免费使用。

没有惊涛骇浪,没有生死攸关的挣扎。公益检察是一项尚处于探索阶段的新业务,王朝阳一直坚持,并在一步步推进。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正义感。相识这么多年,他向上向善的精神从未改变。”王朝阳的妻子说。

“这两年,他工作很努力,经常到处跑。我建议他考虑换工作。每次他说不,就不能辜负组织的信任。”王朝阳的母亲说。

“他拥有我们心中想要的东西。我们将坚持下去,继续做好公益诉讼和检察工作。”王朝阳的同事说。

原标题:他密切关注涉及群众利益的案件。

来源:http://society . people . com . cn/N1/2021/1206/C1008-32300057 . 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