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热点:增加容量,稳定市场,保障畅通,进入阅读模式

“堵点”越来越多,一舱难求,一箱难求…去年下半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际集装箱航运运行不畅,运力紧张,运价上涨,成为全球性现象,给部分中国企业特别是外贸企业带来了不小的压力。针对这种情况,交通、商务、工业和信息化等相关部门,以及航运、港口、集装箱生产等企业纷纷行动起来,帮助外贸企业解决问题。各部门和相关企业做了哪些工作?目前效果如何?记者进行了采访。

运力紧张,运价上涨

海运不畅给外贸企业带来了很大压力。

“6月初,气氛非常紧张,生产线几乎被迫停工!”浙江聚义集团是一家生产鞋类产品的外贸企业,年出口额近1亿美元,产品主要销往欧美国家。让潘建中主席紧张的主要原因是糟糕的国际航运。“不缺订单,但工厂里有200个集装箱的鞋子。一是存储空间有限;第二,如果拿不回钱,钱就成了问题。”

与国内大多数出口企业一样,聚义集团与国外客户签订FOB贸易合同,即由国外买家负责物流和运费支付,理论上不受运费波动的影响。“以前,我们不用担心出口物流。但现在全球海运不顺畅,国外客户很难解决,只好自己想办法。”潘建中告诉记者,“十万小时应急”期间,中远海运在交通、商务等部门的积极协调下,向企业伸出援手,安排运力。“从6月底开始,每周将安排10至15个集装箱出海。8月份生产基本恢复正常,资金周转顺畅,我们又敢接单了。”

国际航运在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畅通全球贸易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在中国,大约95%的国际贸易货物是通过海运完成的。然而,自去年以来,疫情的全球蔓延使国际航运市场承压。

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周转不灵,运力紧张。

“受疫情影响,部分国家港口严重拥堵,内陆运输周期受阻,船员供应持续紧张,船舶在港时间,包括锚地等待时间和码头作业时间大幅延长。”交通运输部水运研究院副院长贾大山表示,今年8、9月份,全球干线航线准点率从正常情况下的70%以上下降到20%以下。据统计,以往班轮从上海到美国西部港口、美国东部港口、欧洲西北部港口的往返时间分别约为46天、76天和82天,但从今年7月开始,时间分别延长至61天、87天和99天。

而船舶周转时间长导致运力不足的同时,集装箱周转也受到较大影响,大量空箱积压在部分海外港口和货场。一段时间以来,市场上“一舱难求”“一箱难求”,成为制约国际贸易的瓶颈。

外贸需求旺盛,运输能力有效供给不足,导致运价上涨。

“去年上半年,航运市场需求下降,处于低点。去年下半年以来,随着全球贸易复苏,各国航运需求快速恢复。”贾大山表示,与供需基本平衡略有盈余的2019年相比,由于周转效率下降,有效运力供给遭受15%以上的损失,对市场约60%的长期运输协议影响不大,运力短缺集中在40%的现货市场,导致全球海运集装箱运价大幅上涨。

据贾大山介绍,今年春节至3月底,供需矛盾相对缓解,国际集装箱市场运价连续8周下降。但4月份以后,受苏伊士运河堵塞和部分国家和地区疫情影响,全球主要航线运力持续紧张,运价普遍上涨。

“政府部门推动港航企业与进出口企业合作,倡导大家互利共赢,让我们受益匪浅。”让潘建中放心的是,中远海运给出的价格相比市场平均运价优势明显。

增加运输能力,稳定市场

政府部门和相关企业积极行动,确保航运畅通。

外贸企业稳健经营和我国外贸快速增长的背后,是政府部门和相关企业采取的一系列措施。

——加大运力供给,解决“一舱难求”问题。

“去年三季度以来,中远海运已将全部运力投放市场,公司运力达到历史峰值。”中远海运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积极增加市场租船的同时,中远海运将加速腾出现有航线上的船舶运力,增加欧美干线的空间供给,并组织运力提供加班船和增设专线提供更多空间。

交通运输部水运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积极协调相关部门,引导班轮公司加大对中国出口航线的投资。前三季度,中国主要出口航线主要班轮公司投资的舱位数量较2020年同期增长27%以上,明显高于同期全球舱位增长4.5%。

港口也在采取积极行动。去年二季度以来,宁波舟山港对外贸班轮公司采取了优先靠泊船舶、减免拖轮引航费、延长不打桩期等措施。,以便让外贸船舶停泊和调整集装箱。

——积极运输生产空箱,解决“一箱难求”问题。

一方面,加快空箱回流海外。中远海运通过增加港口等方式充分利用了返程舱位。,并加速了海外空箱的回拨。今年前10个月,海外空箱累计回拨量超过490万标准箱,同比增长23.6%。

另一方面,加快新盒子的生产。工信部、交通运输部积极协调我国集装箱制造企业全面扩产,使月生产能力从20万标准箱提高到50万标准箱,创历史最高。随着我国制箱新产能的释放,空箱周转加快,空箱短缺问题基本得到缓解。目前,我国主要集装箱生产企业新增集装箱库存已超过70万标准箱,新增集装箱供应得到充分保障。

——加强供需衔接,维护市场稳定。

在中国,很多外贸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由于不熟悉出口运输,往往会委托货代办理手续。在舱位紧张的情况下,部分货代将海运费价格调高,增加了中小企业的压力。为解决这一问题,中远海运利用Syncon Hub外贸电商平台拓宽渠道,直接服务广大中小货主。目前,该平台已覆盖国内所有外贸航线,实现了自助价格查询、在线确认预订等功能。中远海运还推出了增加中小型直达客运加班船数量、建立中小客户优先放舱监管机制、设立中小客户电商专线等热心举措。前10个月,中小客户送达箱数同比增长9.5%。

对稳定恢复的有效响应

成功应对国际航运的变化,既能化危为机,又能化危为机。

今年前三季度,我国港口货物吞吐量和集装箱吞吐量分别达到115.5亿吨和2.1亿标准箱,分别增长8.9%和9.5%,两年平均分别增长5.9%和4%。外贸货物吞吐量35.4亿吨,同比增长5.2%。根据交通运输部的数据,中国航运市场正在稳步复苏。

采访中,记者发现,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成功应对国际航运的变化,既能化危为机,又能化危为机。

外贸企业竞争力有望进一步提升。

“部分竞争对手受疫情影响,或者无法开工或出口,我们可以正常进行生产和出口,从而获得大量订单。”浙江正特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张美丽告诉记者,公司主要生产和出口户外休闲家具。近两年,虽然国际航运价格提高了产品价格,但欧美市场需求依然旺盛。“我们甚至可以‘选择’客户。”

中国在疫情防控和经济复苏方面走在世界前列,这让外贸企业获得了更多的市场机会。上半年,中国进出口、出口、进口国际市场份额分别约为13.2%、14.5%、12%,较去年同期分别增长0.8%、0.9%、0.8%,继续保持货物贸易第一大国地位。

外贸企业与航运企业的紧密合作有望进一步深化。

“通过FOB,海运物流被移交给海外客户。现在我们更倾向于签订CIF贸易合同(出口企业负责运输和运费支付),设立海外仓库,自己组织物流。”张美丽表示,在疫情考验下,中国骨干航运企业以稳定高效的业绩赢得了更多认可。

采访中,有业内人士表达了对航运市场不确定性的担忧。从需求来看,随着各国经济逐步复苏,国际贸易有所回升,有机构预计今年全球集装箱货运量将增长6%至9%。从运力供给来看,全球2400万标准箱的集装箱船队运力大部分已投入运营,预计年运力增速低于5%,低于需求增速。全球疫情仍在蔓延,供需失衡将长期持续。

应对变化需要企业深化长期合作。交通运输部水运局相关负责人表示,鼓励外贸企业与航运企业签订长期运输协议,确保运力供给,降低运价。中远海运还积极加强与行业龙头企业对接,签订长期运输协议,提供稳定的长期运输价格和运力支持。今年1月,他们与美的集团签署合作协议,在集装箱运输和“端到端”物流供应链方面展开深度合作。截至11月初,双方航空公司合作总额同比增长超过600%。

除了提高长期运输协议的比例,贾大山建议中国在建设、监管等方面采取措施,应对疫情给航运业带来的挑战:加快港口基础设施建设,提高应对突发事件的应变能力;加快自动化终端和智慧物流建设,提高供应链的安全性和可靠性;强化相关监管措施,促进市场持续健康发展。

原标题:增加产能,稳定市场,保障畅通(经贸观察,保障产业链供应链安全③)

来源:http://finance . people . com . cn/N1/2021/1208/C1004-32302101 . 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