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热点:门口有幼儿园进入阅读模式。

“来吧,去牛堡上学!”

早上7点55分,家住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长青街道的孩子岳越高兴地拉着妈妈的手走出家门。八点钟进入公园,岳跃和她妈妈可以走几分钟。社区内建设的牛堡是杭州第一个社区普惠性托儿所园区,也是岳跃的新乐园。在这里,2岁多的岳越交了新朋友,学会了新游戏。

“一开始我们担心孩子小,不适应,就选了半天的育婴班,早上送,中午接。”岳越的母亲说,没想到,第三天,岳越就不喜欢了。她不得不在幼儿园吃午饭,说这里的食物很好吃。吃了两天午饭后,岳跃想和孩子们再睡一会儿。

慢慢地,岳跃的母亲发现了更多的惊喜:她害羞内向的女儿逐渐变得富有表现力、善于交际、彬彬有礼,吃饭时让老人追着喂的习惯也变了。

“幼儿园不仅解决了双职工带娃的问题,还教育得这么好,真贴心。”岳妈妈感慨地说。

3岁以下的“小宝宝”很难照顾,成为很多家庭的烦恼。

3岁以上的孩子可以上幼儿园,但是谁来管0到3岁的“女婴”成了很多家长的烦恼。“我们对辖区婴幼儿托幼机构进行了全面调查。调查显示,80%的3岁以下婴幼儿家长对入托有强烈需求。”长清街道办事处主任袁俊说。

“我大哥和他二胎的区别是两岁。第二个孩子出生时,老大没上幼儿园,天天哭闹。我累坏了。”全职妈妈王群说,终于送大哥上幼儿园了,但第二个孩子还是很累人。每天晚上哄两个孩子睡觉后,我累坏了。“我每天都觉得自己被掏空了。”

“我家每个宝宝都觉得带孩子太累了。”牛门口,年轻的母亲龚接过话头。“我和妻子要工作。宝宝出生后,双方家长轮流。当老人有事或身体不适时,我们会很焦虑。”龚说,有一次孩子发烧一周,帮忙照顾他的老人也生病了。在这种情况下,夫妻俩只能轮流请假在家照顾老幼。“那味道,别提了。”龚连连摇头。

听说记者来采访幼儿园的难处,送宝宝入园的家长纷纷开口。几乎每个母亲都很难找到阿姨和幼儿园。一位妈妈说:“请阿姨照顾宝宝,月薪几千块,年底发红包。关键是大部分阿姨没有专业知识,花钱太多找不到满足感。”另一位妈妈说:“孩子长到两岁左右,精力充沛,老人的体力一般跟不上。然而,我已经检查了很长时间。公立幼儿园没有幼儿园,而是私立早教机构。月价八九千元,太贵了。”

老城区的托儿所确实让社区居民受益匪浅。

“育儿是每个家庭的小事,也是民生大事。”袁俊说,经过彻底调查,街道决定在家门口为居民举办托儿所。

“我们挨家挨户发放调查问卷,了解家长对设立托育机构的意愿和需求。“长清街道的工人莱文说,大部分上幼儿园前的孩子都是爷爷奶奶带的。”创业前,有几十次社区的爷爷奶奶被叫去开论坛。”

在杭州市中心,在寸土寸金的繁华之地,要留出一定的育儿空间并不容易。长清街十五家社区位于老城区中心,周围是丝绸城和商业街,房屋林立。

有了遗嘱,场地从何而来?

经街道统筹考虑,决定拿出一套原本创业组织使用的社区公共服务用房,免费提供给引进的托幼机构,水电费用由街道承担。

“家门口的托儿所应该是包容性的,让社区居民受益.”袁俊给记者算了一下账。根据调查结果,父母往往每月支付超过3000元的托儿费。而另一边的托儿所机构,免除租金成本后,3000多元的收费只能小赚一笔。为了让托儿所做得更好,街道决定承担水电费用补贴托儿所的费用。

“据此,该街道居民子女优先入园,享受每月3600元的学费。街外的孩子正以市场价浮动。”袁俊说。

在多方努力下,2020年6月,由街道、社区、社会力量联合举办的杭州首个普惠性育婴牛城堡开业,为3岁以下儿童开设育婴班,3个班,45个名额。公园一开放,需求就供不应求。“最多有五六十个孩子排队等着进公园。今年,街道腾出了旁边的另一处房产,这样牛堡就可以再增加两个档次。”莱文说。

包容性幼儿园系统的发展需要各种主体的参与。

走进牛堡,首先映入眼帘的是100多平米的户外空间。这在老城区尤为珍贵。虽然面积不大,但足够孩子们一起观察植物,一起玩户外游戏。

再往教室里,根据0-3岁儿童的身高和活动习惯设计桌椅、水槽、柜子,1.3米以下不设开关面板。我们可以在细节中看到一丝不苟的设计:老师开门后,顺手推下门上的障碍块,防止门自动关闭,伤害孩子。

“孩子最需要的不是大空间。有团队,有同伴,有老师耐心陪伴,这就是我们选择牛堡的原因。”龚对说道。

袁俊说,不仅要建立幼儿园,还要让家长放心。奶牛项目负责人李冯说,为了这个目标,幼儿园在筹备过程中反复论证各种细节,对教师的选拔和聘用非常严格。而且幼儿园内各个角度都设置了摄像头,全部接入长清街道和杭州“城市大脑”,动态管理安全监管。

政府监管也在增加。拱墅区卫生健康委副主任朱剑琴介绍,卫生健康委成立了0-3岁婴幼儿照护指导中心,对托幼机构进行管理。组织备案后才能进入业务序列,人员只有经过培训才能拿到录用证。“我们还对儿童午餐、营养搭配等一些关键环节进行严格监管,对第三方配送机构的全链条进行监控。”

“今后,我们还将鼓励各类社会力量参与托幼服务机构建设。”袁俊认为,普及护理和教育体系的发展需要政府、企事业单位、社区、家庭等主体的参与。政府部门一方面要充分整合资源,另一方面也要加强监管和宣传,做好托幼服务的“后勤人员”。

原标题:家里有一个育婴园(经历、新时代、追梦人,“迫切的困难、悲伤和对这样解决的希望”)

来源:http://society . people . com . cn/N1/2021/1210/C1008-32304202 . 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