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热点:充分激发中小企业创新活力进入阅读模式。

“资本市场有一个致力于创新型中小企业的舞台,这个聚光灯打在我们身上!”北交所很多上市公司都很兴奋。自北交所开市以来,市场总体平稳。截至12月8日,82只上市股票总成交额达430.16亿元。其中,71只翻译股累计成交额为295.2亿元;11只新股成交额134.97亿元,平均涨幅101.49%。

北交所对中小企业创新发展有什么贡献?企业在北交所上市后有哪些变化?记者采访了多家上市公司、相关部门和专家。

缓解融资难题,做中小企业创新的“加速器”。

在北京三元基因制药有限公司生产车间的智能生产线上,一种名为重组人干扰素α-1b的药物正以每分钟300盒的速度从流水线上滚下。该药是我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基因工程药物,实现了我国基因工程药物的零突破。

“在北交所上市相当于给创新放了一个‘加速器’,企业的商业前景完全是全新的。”三元基因董事长程永清表示,目前公司正在推进4个全球首创的研究项目,其中用于RSV肺炎患儿的干扰素α-1b雾化吸入已经进入临床三期,上市将大力推动各项研究项目的进展。

“创新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而融资能力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企业的创新能力。由于缺乏足够的抵押和担保,中小企业融资能力差,这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程永清介绍,三元基因2016年进入新三板基础层。作为一家从新三板一层一层成长起来的上市公司,在5年时间里筹集了3亿元用于创新发展,但企业仍觉得“解渴”不够,创新步伐受制于资金。

北方交易所为创新型中小企业开辟了直接融资的新天地。上市后,程永清立即实现了企业市场地位和法律地位的双重提升。“从新三板的上市公司,到北交所的上市公司,公司吸引了各方的目光,人气马上就开始了。同时,随着保险资金、社保资金等长期稳定资金的进入,投资者进入门槛进一步优化,北交所大幅拓宽了企业融资来源。”

陕西同力重工股份有限公司也在首批上市公司名单上。公司主要开发生产矿用自卸车等非公路运输设备。该公司秘书长杨鹏将该公司的创新步伐描述为上市后“加速奔跑”的“快速一步”。2007年,同利股份想在Xi安投资建设一家整车厂,但最终因为资金问题放弃了这个计划。“虽然我们的盈利能力比较强,每年通过债转股融资大概能拿到2000多万元,但还是远远不够,R&D和扩产很难全力以赴。”杨鹏说,那时候,企业只能放慢脚步,积蓄能量。

此次上市正是同利股份的合适时机。“我们的车辆R&D和评估技术中心正在建设中。之后,我们必须购买更多的设备,扩大R&D团队,这是投资的时候了。”据杨鹏介绍,保守估计上市后的募资项目可以提前一年投产。

更令杨鹏印象深刻的是北方交易所为创新型中小企业量身定制的可持续融资体系。上市半年后即可再融资,融资品种多样化,提供丰富的普通股、优先股、可转债等股权融资工具,发行方式灵活。引入授权发行、上架发行、自营发行等发行机制,降低中小企业融资成本。“企业可以根据自身的创新步伐灵活规划再融资。”杨鹏说。

致力于金融软件开发的上海爱荣软件有限公司,也经历了资金紧张的艰难创业历程。“虽然公司成长性很好,但软件创新的投入产出周期很长,很容易卡在研发前期。”公司秘书长王涛表示,“资本市场长期资本的支持,可以帮助创新型中小企业从技术研究到市场应用的跨越。”

在北京证券交易所上市加速了爱荣软件的软件开发和业务拓展。“更重要的是,上市大大增强了公司对软件工程师等高科技人才的吸引力。”王涛表示,人才是创新的第一资源,公司实施了一期股权激励计划,而北交所对股权激励的监管更加灵活,允许上市公司在充分披露并执行相应程序的前提下,合理设定低于股票市场价格的期权行权价格,以增强激励效果,公司未来将吸引股权激励力度更大的人才。

与三元基因、同力股份、爱荣软件一样,82家上市公司经营稳健,成长性突出,大部分属于行业细分的排头兵。中小企业贡献了我国70%以上的技术创新,直接融资将打破发展桎梏,进一步释放这些企业的创新能力。

“从目前的交易情况来看,整体市场交易的活跃度符合预期,流动性较精选层大幅提升。市场前景值得期待。”中国证券投资委员会委员兼常务理事李旭东表示。

实现错位发展,让更多创新型中小企业脱颖而出。

“不是我之前没有尝试过上市,而是‘头部’太小,很多公司都在我们前面。”采访中,记者发现,不少企业曾申请上市,但直到北交所来了,为企业进入资本市场搭上了“直通车”,他们的上市梦想才终于实现。

“与同样服务创新型企业的科创板和创业板相比,北交所更注重‘更早、更小、更新’。”对李旭东北交所上市公司的分析表明,早期——这些公司大多处于工业化的早期阶段,商业模式扩展的空间很大;规模较小——这些企业成长性较好,但经营规模较小;更新-首批上市公司创新力较强,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高新技术服务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占比超过80%。

在不少企业看来,北交所聚焦创新型中小企业发展,与沪深交易所错位发展的关键在于证券公开发行注册制试点,建立适合中小企业特点的发行上市制度和信息披露制度。

第一批上市公司英泰生物秘书长刘晓靓认为,北交所实施的注册制,从多方面体现了对创新型中小企业的支持:门槛更低,上市发行条件更具包容性,财务指标更低,有助于资金实力较弱的创新型中小企业上市融资和创新发展;上市更快,注册制改为交易所对发行材料进行审核,证监会根据交易所的审核意见决定是否注册。其中,北交所的审核时间为两个月,相对较短,上市周期更容易控制,降低了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和难度。

“更重要的是,注册制赋予市场上市公司进出股市的决策权。一方面,明确了IPO(首次公开发行)的入口;另一方面,更灵活的退市制度也可以明确资本市场的出口。”刘晓靓认为,北交所在允许更多创新型中小企业进入资本市场的同时,还可以将管理不善的企业退市,使资产池中的水流更顺畅,流向质量更好的中小企业,更好地形成优胜劣汰的市场氛围,“这鼓励我们的上市公司更加注重创新,规范管理,提高公司质量。”

“北交所与新三板的基础层、创新层形成了递进式的市场结构。”王涛认为,北交所注册制的建立和试点,不仅有利于增强NEEQ对中小企业和投资者的吸引力,也有利于引导更多不同成长阶段、不同类型的中小企业增强信息披露意识,培育公司治理文化。

程永清表示,北交所的成立和制度设计传达了一个理念,企业发展不必一味追求规模,精耕细作的“小而美”也能孕育出大创新,与高质量发展的要求高度契合。“中国培育了三批4762家‘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北交所的出现将鼓励更多中小企业向‘专精特新’方向发展。作为首批上市企业,我们很幸运,但也深感责任重大。”程永清说。

不断完善制度,促进北交所的稳定和深远。

诞生于期待,成长于关注,北交所的发展任重道远,需要各方努力。

“北交所上市公司必须努力保证运营质量,更好地利用宝贵资金进行创新;同时,注册制下新股发行定价更加市场化,投资机构应大幅提升投研能力。”程永清说。

“希望北交所完善融资端和投资端的功能,融资端进一步丰富金融工具,搭建高效便捷的融资渠道,让优秀的中小企业在北交所取得长足进步;投资端适度降低门槛,提高流动性,让投资者分享创新型中小企业快速成长的红利。”刘晓靓建议道。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田璇认为,北交所的发行条件、交易模式和治理机制与创业板和科创板的分化程度有待进一步扩大。同时,要明确和扩大中介机构的职责范围,根据公司治理的特点做好交易所的公司治理,提高交易所监管的透明度,营造良好的市场环境,做好投资者权益保护工作。

北交所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在市场建设过程中,北交所将把支持创新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解决好支持中小企业创新发展的几个关键机制问题:一是创新普惠机制,针对创新风险高、不确定性高、周期长的特点,不断优化上市和挂牌准入条件,丰富创新评价维度,提高包容性;二是资金供给机制,支持引导私募基金、公募基金加大投入,推动保险资金、社保基金等长期资金入市,持续优化“小、快、活、多”的发行融资体系;三是价格发现机制,不断丰富交易机制类型和完善做市商制度;四是人才激励机制,不断优化股权激励制度和差异化表决权制度,推动管理层、技术人才和资本所有者形成利益共同体,进一步释放中小企业创新活力。

原标题:充分激发中小企业创新活力(财经眼)

来源:http://finance . people . com . cn/N1/2021/1213/C1004-32305949 . html